欢迎关注拉米公众号:lami_la

全部[汉语]将图书放入书架,方便下次阅读哦

骆驼·尼采主义者与女人

骆驼·尼采主义者与女人 立即阅读

作者:穆时英    阅读:1649    收藏:0

灵魂是会变成骆驼的。许多沉重的东西在那儿等着灵魂,等着那个驮着重担的,顽强而可敬的灵魂:因为沉重的和顶沉重的东西能够增进它的力量。“沉重算得什么呢?”驮着重担的灵魂那么地问着;于是跪了下来,一只骆驼似的,预备再给放些担子上去。“什么是顶沉重的东西呵,英雄们?”驮着重担的灵魂问。“让我驮上那些东西,为自己的力量而喜悦着吧。”……那一切沉重的东西,驮着重担的灵魂全拿来驮在自己的背上,像驮了重担就会向漠野中驰去的骆驼似的,灵魂也那么地往它的漠野中驰去了。

被当作消遣品的男子

被当作消遣品的男子 立即阅读

作者:穆时英    阅读:4908    收藏:2

1930 年10 月2日, 穆时英的新作——中篇小说 《被当作消遣品的男子》 作为“一角丛书”之第5种出版,轰动一时。这篇以穆时英本人大学时的 一段恋爱经历为原型的小说富有意识流风格,与之过去发表的底层题材小说风格迥异,因此遭到左翼文坛的猛烈批判。其中,瞿秋白在对穆时英的批判中暗示穆时英及其同伙“第三种人”是“红萝卜”,外面的皮是红的,里面的肉是白的,认为这群人“表面作你的朋友,实际是你的敌人,这种敌人自然更加危险”。这种来自左翼的批判声一直伴随着穆时英随后的创作生涯。

叶紫文论

叶紫文论 立即阅读

作者:叶紫    阅读:2493922    收藏:0

我是一个不懂文学的人,然而,我又怎样与文学发生了关系的呢?当我收到“我与文学”这样一个征文的题目的时候,我真的不知道从什么地方说起啊!童年时代,我是一个小官吏家中的独生娇子。在爸妈的溺爱之下,我差不多完全与现实社会脱离了关系。我不知道米是从什么地方来的,我不知道这世界有多大;我更不知道除了我的爸妈之外,世界上还有着许多许多我所不认识的人,还有着许多许多我所不曾看到的鬼怪。六岁就进了小学。在落雨不去上学,发风不去上学,出大太阳又怕晒了皮肤的条件之下,一年又一年地我终于混得了一张小学毕业的文凭。

长江轮上

长江轮上 立即阅读

作者:叶紫    阅读:1583    收藏:1

深夜,我睡得正浓的时候,母亲突然将我叫醒:“汉生,你看!什么东西在叫?……我刚刚从船后的女毛房里回来……”我拖着鞋子。茶房们死猪似地横七横八地倒在地上,打着沉浊的鼾声。连守夜的一个都靠着舱门睡着了。别的乘客们也都睡了,只有两个还在抽鸦片,交谈着一些令人听不分明的,琐细的话语。江风呼啸着。天上的繁星穿钻着一片片的浓厚的乌云。浪涛疯狂地打到甲板上,拚命似地,随同泡沫的飞溅,发出一种沉锐的,创痛的呼号!母亲畏缩着身子,走到船后时,她指着女厕所的黑暗的角落说:“那里!就在那里……那里角落里!有点什么声音的……”“去叫一个茶房来?”我说。

鱼

立即阅读

作者:叶紫    阅读:1688    收藏:0

一种绝望的焦虑的情绪包围着梅立春。他把头抬起来。失神地仰望着芦棚的顶子,烛光映出几个肿胀的长短不齐的背影来,贴在斑密的芦苇壁的周围,摇摇不定。“喂,吃呵!老梅……”老梁,那一个烂眼睛的黄头发的家伙,被米酒烧得满面通红,笑眯眯地对他装成一个碰杯的手势。“唔!”老梅沉吟着,举起杯来喝上一口。心事就象一块无形的沉重的石头似的,压着他,使他气窒。伸筷子夹着一块圆滑的团鱼,这一战,就落到地上的残破的芦苇中去了……

夜雨飘流的回忆

夜雨飘流的回忆 立即阅读

作者:叶紫    阅读:2253    收藏:1

十六年——一九二七——底冬初十月,因为父亲和姊姊的遭难,我单身从故乡流亡出来,到长沙天心阁侧面的一家小客栈中搭住了。那时我的心境底悲伤和愤慨,是很难形容得出来的。因为贪图便宜,客栈底主人便给了我一间非常阴黯的,潮霉的屋子。那屋子后面的窗门,靠着天心阁的城垣,终年不能望见一丝天空和日月。我一进去,就象埋在活的墓场中似的,一连埋了八个整天。天老下着雨。因为不能出去,除吃饭外,我就只能终天地伴着一盏小洋油灯过日子。窗外的雨点,从古旧的城墙砖上滴下来,均匀地敲打着。

偷莲

偷莲 立即阅读

作者:叶紫    阅读:2183    收藏:0

下午,太阳刚刚落土的时候,那个红鼻子的老长工和看牛的小伙子秋福,跑到小主人底房间里来了。“怎么?汉少爷!……”那个老长工低声地微微地笑着,摸着胡子:“守湖的事情……”汉少爷放下手中的牙牌书,说:“我去!我对爹爹说过了的。……”“真的吗?”秋福夹在中间问。“真的!”老长工将手从胡子上拖下来,又笑了一笑:“那么,我们今晚不要到湖边去了啰!……”“是的,你去喝你底酒吧!”小伙子秋福喜的手舞脚跳,今晚他还约了上村底小贵到芦苇丛中去烧野火的,不要他去守湖就恰巧合了他的心意。

火

立即阅读

作者:叶紫    阅读:4101    收藏:0

何八爷的脸色白得象烧过了的钱纸灰,八字眉毛紧紧地蹙着,嘴唇和脸色一样,闭得牢牢的,只看见一条线缝。拖着鞋子,双手抱住一根水烟袋,在房中来回地踱着。烟袋里的水咕咚咕咚地响,青烟从鼻孔里钻出来,打了一个翻身,便轻轻地向空间飞散。天黑得怕人,快要到中秋了,连一颗星星都看不见,房间里只有烟榻上点着一盏小青油灯,黄豆子样大,一跳一跳的。户外四围都沉静了,偶然有一两声狗儿的吠叫,尖锐地钻进到人们的心坎里。多么不耐烦哟!那外面的狗儿吠声,简直有些象不祥之兆。

鸳鸯针

鸳鸯针 立即阅读

作者:【明】华阳散人    阅读:1753    收藏:1

全称《拾珥楼新镌绣像小说鸳鸯针》,残存第一卷。原刻本误“拾珥楼”为“抬珥楼”,题“华阳散人编辑、蚓天居士批阅”,卷首有序,后署“独醒道人漫识于蚓天斋”,残存第一卷。《鸳鸯针》是一部针对明末社会腐败现象痛下针砭的杰出的现实主义拟话本小说,它通过具体的人物和故事,揭露了科场的腐败、官场的腐败、商界的腐败以及下层社会风气的败坏。作者开出的药方首先是在选拔人才方面不必迷信科举,其次是要求官员正直廉明,宽厚仁恕,再次是提倡诚实守信。他对社会的揭露是有力的,但他开出的药方几乎是无用的。本书比《儒林外史》早一个世纪,在明清小说史上占有一定地位。但由于流传不广,影响了它在文学史上的地位。

玉佛缘

玉佛缘 立即阅读

作者:【清】黑生    阅读:3315    收藏:1

中篇小说,清末黑生撰,八回。创作主旨在反对迷信,涉及看相、算命、测字、风水等诸方面,而以僧尼为主体,揭示迷信之害。书叙杭州有一主持,探知某大官员好佛,欲使其出钱建庙迎佛,以逞私欲。于是买通内线,故弄玄虚,骗大官员相信自己前身是佛,注定今生要建庙迎佛。结果和尚诡计得逞,由大官员出钱建成庙宇,迎来石佛。然和尚在庙内建密室,奸污妇女,为害社会。后被两学生发现,传至京师,大官员亦被弹劾。后大官员有所觉悟,然家人仍执迷不悟,在他有病时又找和尚来超度,竟把大官员气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