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拉米公众号:lami_la

叶紫 中国现代剧作家、小说家

流亡

流亡 立即阅读

作者:叶紫    阅读:2767    收藏:0

苦战两日夜,好容易保全了性命,由第一防线退换到第二道战壕里时,身体已经不是我们自己的了。耳朵听不见,眼睛看不见,天地好象在打旋转。浑身上下,活象橡皮做的,麻木,酸软,毫无力气。口里枯渴得冒出青烟。什么都不想了:无论是鲜鱼,大肉,甘醇的美酒,燕山花似的女人……“天哪!睡他妈的一礼拜!……”然而,躺下来,又睡不着。脑子里时刻浮上来一些血肉模糊的幻影,刺骨的疼痛,赶都赶不开。有的弟兄们,偶一睁开眼睛,寻不见他那日常最亲切的同伴了,便又孩子似地哭将起来。“李子和呀!你死的苦啦……”

菱

立即阅读

作者:叶紫    阅读:2098    收藏:0

叶紫所著小说,未完篇。因了夜晚在湖上的秘密的约会,官保满怀着幸福的恐怖与焦灼,他并没有想到他还没有吃晚饭,便躲着他爸爸的眼睛,溜到祖父的房间里去了。他可以在那里从容地准备着他赴会前所应该准备的一切:装菱角的篮子,钩子,划船用的桨片和补洗得好好的衣服。这些东西都是他预先安置在那里的。慈祥的,偏爱的祖父替他遮掩了一切,因此他装扮得非常顺遂而且迅速,丝毫没有给他的爸爸和小妹察觉,穿过菜园,溜到广场中去了。太阳还没有完全陷落到坟地里去,月亮已经从东角的树林中挂出来了。

懒捐

懒捐 立即阅读

作者:叶紫    阅读:2190    收藏:0

二月初二,好日子,土地老爷生日。太阳刚刚露出半边面孔来,邓石桥,什么人都爬起来了。最初的是孩子,三个五个一群,攀折嫩绿的柳枝,赶牛,追着野狗,有的还提着一篮猪粪。象流星似地,散布在全村的田边,旷野,绿荫的深处。丁娘,那个中年的寡妇她很早就爬了起来。煮熟了隔夜的猪蹄,酒,饭,用一个小小的盘儿盛起来,叫儿子宝宗替他端着。由小茅棚子里,沿着曲折的田塍,徐徐向土地庙那儿走去。宝宗很庄重地走在母亲的前面,那姿态,确是象一条力大的蛮牛,粗黑的四肢,硕长的躯干,处处都能使母亲感到欢欣和安慰。

湖上

湖上 立即阅读

作者:叶紫    阅读:1394    收藏:0

晚饭后,那个姓王的混名叫做“老耗子”的同事,又用狡猾的方法,将我骗到了洞庭湖边。他是一个非常乐天的,放荡的人物。虽然还不到四十岁,却已留着两撇细细的胡子了。他底眼睛老是眯眯地笑着的。他的眉毛上,长着一颗大的,亮晶晶的红痣。他那喜欢说谎的小嘴巴,被压在那宽大的诚实的鼻梁和细胡子之下,是显得非常的滑稽和不相称的。他一天到晚,总是向人家打趣着,谎骗着。尤其是逗弄着每一个比较诚实和规矩的同事,出去受窘和上当,那是差不多成为他每天唯一的取乐的工作了。

还乡杂记

还乡杂记 立即阅读

作者:叶紫    阅读:3193    收藏:1

太阳快要挤到晚霞中去了,只剩下半个淡红色的面孔,吐射出一线软弱的光芒,把我和我坐的一只小船轻轻的笼罩着。风微细得很,将淡绿色的湖水吹起一层皱纹似的波浪。四面毫无声息。船是走得太迟缓了,迟缓得几乎使人疑心它没有走。象停泊着在这四望无涯的湖心一样。“不好摇快一点吗?船老板。”“快不来啊!先生。”船老板皱着眉头苦笑了一笑。我心里非常难过,酸酸地,时时刻刻想掉下泪来:什么缘故?连我自己也说不清楚。不过,我总觉得这么一次的转念还乡,是太出于意料之外了。故乡,有什么值得我的怀恋的呢?

鬼

立即阅读

作者:叶紫    阅读:4319    收藏:0

关于迷信,我不知道和母亲争论多少次了。我照书本子上告诉她说:“妈妈,一切的神和菩萨,耶稣和上帝……都是没有的。人——就是万能!而且人死了就什么都完了,没有鬼也没有灵魂……”我为了使她更加明白起见,还引用了许多科学上的证明,分条逐项地解释给她听。然而,什么都没有用。她老是带着忧伤的调子,用了几乎是生气似的声音,嚷着她那陷进去了,昏黄的眼睛,说:“讲到上帝和耶稣,我知道——是没有的。至于菩萨呢,我敬了一辈子了。我亲眼看见过许多许多……在夜里,菩萨常常来告诉我的吉凶祸福!

电网外

电网外 立即阅读

作者:叶紫    阅读:2852    收藏:0

风声又渐渐地紧起来了。田野里,遍地都是人群,互相往来地奔跑着,谈论着,溜着各种各色的眼光。老年的,在怀疑,在惊恐!年轻人,都浮上了历年来的印象;老是那么喜欢的,象安排着迎神集会一般。王伯伯斜着眼睛瞅着,口里咬着根旱烟管儿,心里在辘辘地打转:“这些不知死活的年轻人啊!”想着,大儿子福佑又从他的身边擦过来。他叫住了:“你们忙些什么呢?妈妈的!”“来了呀!爹,我们应当早些准备一下子。”“鬼东西!”花白的胡须一战,连脸儿都气红了。他,王伯伯,是最恨那班人的。

岳阳楼

岳阳楼 立即阅读

作者:叶紫    阅读:1293    收藏:0

诸事完毕了,我和另一个同伴由车站雇了两部洋车,拉到我们一向所景慕的岳阳楼下。然而不巧得很,岳阳楼上恰恰驻了大兵,“游人免进”。我们只得由一个车夫的指引,跨上那岳阳楼隔壁的一座茶楼,算是作为临时的替代。心里总有几分不甘。茶博士送上两碗顶上的君山茶,我们接着没有回话。之后才由我那同伴发出来一个这样的议沦:“‘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我们不如和那里面的驻兵去交涉交涉!”由茶楼的侧门穿过去就是岳阳楼。我们很谦恭地向驻兵们说了很多好话,结果是:不行!

行军掉队记

行军掉队记 立即阅读

作者:叶紫    阅读:2454    收藏:0

掉队以后,我们,一共是五个人,在这荒山中已经走了四个整天了。我们的心中,谁都怀着一种莫大的恐怖。本来,依我们的计划,每天应该多走三十里路,预料至多在这四天之内,一定要追上我们的部队的。但是,我们毕竟是打了折扣,四天过了还没有追上一半路程。彷徨,焦灼……各种各色的感慨的因子,一齐麇集在我们的心头。五个人中间,只有我一个人有一枝手枪——一枝土式的六子连——其余的四个人,差不多都只靠着我这枝东西保护。传令目,副官,勤务兵,外加上那一个最怕死的政治训练办公厅主任。并不是因为我有了一枝手枪,就故意地骄傲了。

丰收

丰收 立即阅读

作者:叶紫    阅读:7012    收藏:0

叶紫的第一部短篇小说。描写老农民云普叔一家头年因水灾丢了一老一小两条人命。次年高利借贷,卖女卖房,求神拜佛,再加上日夜苦干才夺得一个好收成。他满心欢喜,打算把债统统还清,再叫孩子饱饱地吃它几顿。不料,丰收后粮价猛跌,物价飞涨,高利贷和各种名目的捐税一齐涌进门来,半点钟功夫,一年辛苦所得的一仓谷被抢劫一空,而且还有捐税未清。云普叔气得倒地吐血,这才模模糊糊地意识到:只是苦吃苦做不行,还要像儿子立秋说的那样,“准备好不理他们”,或是来一次“大的拼命”才有出头之日。小说描写天灾人祸威逼下农民的苦难生活,揭示了陷农民于水火的人祸——封建官僚地主的黑暗统治,描写了农民的觉醒,显示了农村革命的前景。

作者简介

叶紫(1910-1939),中国现代剧作家、小说家。原名余鹤林,又名余昭明、汤宠。湖南益阳人。代表作有《丰收》《火》。1910年10月14日,生于益阳县天成垸月塘湖村余家垸子的一个农民家庭。1927年5月“马日事变”,叶紫6位亲人闹革命,5位被杀,余家从此一贫如洗。1930年4月,他在上海入了党,从事地下工作。1931年奉命到浙江温州搞武器,被逮捕,经党组织和未婚妻汤咏兰营救,8个月后才出狱。1933年6月,叶紫在《无名文艺月刊》创刊号上发表短篇小说《丰收》,迅速走红。1935年,在鲁迅支持下,叶紫自费出版了短篇小说集《丰收》,收入《奴隶丛书》。1939年10月5日,叶紫丢下老婆孩子,和他手头正在创伤的长篇《太阳从西边出来》,在疾病、焦虑、无奈和苦闷中离开了人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