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拉米公众号:lami_la
当前位置: 美文 > 随笔 > 响堂铺

响堂铺

作者:吴伯箫 阅读:1076 喜欢:0

一九三八年三月三十一日八路军以一个团的主力在响堂铺截击敌人一百八十辆汽车,于短短三小时内解决战斗,整整毁了它九十三辆,得获全胜。当时报纸上曾小小的写过一笔,关心抗战史实的人们该还记得清楚吧。隔年的一月十一日我们凑巧经过那里,并在那里留宿一夜,亲眼看了那光荣的战绩,我对战斗虽无半点汗马功劳,但想来是觉得荣幸的。

从山西境的黎城去河南涉县境的响堂铺,必须穿过东阳关。东阳关虽比不上迤北正太路上的娘子关或再北的平型关、雁门的底险要,但就地势说起来,也是山西通冀豫的孔道。太行山的主脉,在此弯弯曲曲横断为两壁悬崖,稍东的五候岭、关东坡,都是乱石层截,呀洼垤穴,直到作为古壶口关的小口村,几乎没有一步路是好走的。每当冰天雪地的时候,行旅跌蹶损折牲畜是常有的事。所以当地人都目为险路。作为晋豫分界的那一拱石门上也题有“天关叠嶂”“地设重关”那种字样。真的若能在这里设置重兵,好好把守,即使敌人有飞机坦克骑步炮兵,想进关是不大容易的。可惜抗战初期驻扎在这一带的骑兵步兵没能防御得稳,与敌人稍事接触便即退去,致使敌人得于去年春天攻克了东阳关之后,便尔长驱直入,而黎城、潞城,而武乡、长治,形成了九路围攻晋东南的局势。惯于吹牛的敌将一○八师团的旅团长苦米地也竟吹起了“踏破太行山”那样的大话。

现在自然是已经将敌人打出去了。到今天为止,晋东南八十余县已过了十个月敌人后方战斗中的太平日子。追源其始,别的部队不说,八路军一二九师的几团人是尽过他们英勇的努力的。譬如有名的潞城神头战斗,作为粉碎敌人围攻主要战斗的长乐村之役,同这断绝敌人给养的响堂铺战斗就是例子。

从去年一月起到三月止,敌人从平汉线过武安、涉县这条大路运给养弹药者也不知多少次了。涉县东阳关都住得有敌人不少的队伍,专门护持这条交通要道。三月三十一日以前我们八路军早已探听明白,瞧好了,那天会有敌人大批汽车要照常由响堂铺向西进发,便于三十日夜晚将队伍部署好,以两团兵力把住驻扎黎城东阳关的敌人,箝制其增援;以一团埋伏在响堂铺迤东神头河南的两岸高地,封锁消息,严阵以待。当时请了很多参观战斗的来宾,登在道南最高的山头上。打仗还请人参观,这不是轻易来得的事情,非胸有成竹指挥若定是办不到的。

果然,三十一日早晨八点就有敌人来了。听说先是两辆小坐车,大概是先遣的侦察之类。到神头河,先下了汽车,拿望远镜照了照,仿佛没看见什么,便放心地上车开过去了。我们沉默着,等着,小鱼过去就让它过去,我们撒的是大网啊。后边才是大溜呢。汽车接二连三地开过来,数目是一百八十辆。过到正好的时候。我们这边才收网,命令下来,接火,砰嘭一阵手榴弹,接着一阵机关枪,两边的山峰正好用回响助壮了我们的声势。九点开始射击,到十二点熄火,总共三个钟头,敌人连还击都没有来得及,就解决了战斗。功果圆满之后,我们队伍很快地拉上山去;运走的是平射炮四门,重机关枪十八架,弹药无算。来不及搬的汽车上的东西,纵火一烧;烧是容易的,汽车上现成的有汽缸汽油。十二点,我们的人撤净了,预料到的敌人派来了十二架飞机,砰零嘭隆狂炸了一通,炸弹通通投到神头河里,正好,我们没烧完的汽车他们来找补了一下,全炸完了。事后查查,不多不少,九十三辆。

敌人跟汽车来的,跑掉的不多,每车以六人计,数目也该相当大吧?我们呢,截击汽车的一团人简直没死伤什么。等着打敌援的两团人倒是同从东阳关出来的敌人对山上堡垒来了一次争夺战。战士的英勇是令人钦敬的。内有一排曾牺牲得只剩了一个战士,这个战士却抱紧了五枝枪从弹雨中滚下山来,完成了他的战斗任务。这个大胆的战士,你若去拜访他,他是可以兴奋地同你摆一摆当时战斗的“龙门阵”的。

参观的人拍掌了。

八路军打埋伏,如有名的刘伯承师长说的:“枪打在敌人的头上,刺刀插在敌人的肚子上,手榴弹抛在敌人的屁股上——赚钱的生意我们做,不赚钱的生意我们不做。”因此七七二团有了“夜摸常胜军”的称呼。看来将生命交给他们,即便在剧烈的战场上他们也是可以保你的险的。这样的队伍多来几师几军该是欢迎的吧。

实在敌人是这样教训教训的。请你看看响堂铺村里,原来一百八十多户人家的大镇,靠近大道,过去买卖也还是相当兴盛的。只因敌人过了几趟,住了几次,现在却剩了不到六十户人家了。房子被敌人烧了一多半,一百多男女被杀戮奸污了。就我们住过一宿的姓冯的这家说,原是响堂铺极安本分极殷实的人家,不想敌人去年春天来了,杀吃了他们的牛羊,牵走了他们的驴子,将一个家长同两个年富力强的儿子从躲藏的窑洞里拖出来杀死了。剩下的只一个当时逃到山里去的十多岁的孩子和几个寡妇女人。问问她们,说:“苦啊,不像家人家了。”事情过去快一年了,人人脸上还是浮着悲凄菜色。看了她们穿的白鞋重孝,就知道这悲剧是千真万确的。她们房子倒还好,因为是瓦房没遭了火烧,但房顶掏的一个大洞,也已是放火不遂留下了“皇军”的手泽了。

响堂铺的人不穿孝的就很少。“我们逃到山里,趁夜深敌人退出的时候来家取点吃的,碰巧了拿点走,碰不巧遇见敌人便被打死了。”这是老百姓告诉的话。“往往知道家里人死了,只能在山里哭一场,都不敢回家埋葬,尸首都是停在街上两月,三月”

看看一家家烧毁的房屋,院落里堆积的瓦砾,烧焦烧黑了的梁木;再看看他们搭了一间草棚就住下来过日子的情形,已经够清楚日本人的残酷了,然而还没有看见暴露三月不埋的尸体啊!没看见

兵站刘站长告诉:响堂铺东街有一个二十多岁的妇女,因为没有来得及逃跑,被敌人捉住了,从晌午在大街上轮奸起,直到傍晚,人都不能动了。等到夜里敌人退出才被人背着逃走。又西街有一个十五岁的姑娘被敌人捉住奸淫,羞愧得跳井了,从井里捞出来还要继续奸下去。人就在响堂铺,村里人都说得出名字。

你说,这样的侵略者不是禽兽!

可是出了响堂铺走到神头河边的时候,老百姓也告诉了我们,在一截长长的隘路上,曾堆过满满一路敌人的死尸,都是八路军用手榴弹打死的。地上有一块沾上了土的黄呢子,老百姓指着说:“这是日本军装。”我们拾起来看看,吐两口——我们也看见了你侵略者死亡的地方,死亡的痕迹了!

到干涸了的神头河滩,我们看见了散乱地摆着的汽车的铁皮,都锈了,折皱了,退了漆光失了彩亮了。比较完整的有四辆,两辆平放着,两辆捣翻了,车篷朝地,车底朝上满是石头,大概是过路的人们抛掷了泄恨的。车多半是小坐车,想来当初一定有弹簧坐垫,有绒呢裱就的车衣,有按了呜呜叫的喇叭;在箱根、日光坐了兜兜风逛逛景该是很神气的吧?现在一股脑儿葬送在这里了。汽车有知,在被征调的时候也应当发出反战的怒吼吧?初毁的时候,一列九十三辆,一趟河滩三四里都是汽车,许是很壮观的。废铁现在运走打手榴弹去了。我们需要更多的武器毁它更多的汽车。

在村子里看到了敌人焚毁的我们的房舍,在河滩里看到了我们掏毁的敌人的汽车。站在烂汽车的旁边,让同行的季陵兄给照一张相,留它一个纪念;对战绩我们虽只是读者,也分它一份光荣吧。

一九三九年二月

最新评论共有0条评论

    我也来评分
    支持平台:iPhone,iPad,Android

    用移动设备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