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拉米公众号:lami_la
当前位置: 美文 > 故事 > 把三八式枪夺过来

把三八式枪夺过来

作者:丘东平 阅读:115 喜欢:0

李安邦是从直溪桥敌人据点光荣反正过来的民族勇士,是谁都知道的了。

李安邦所领导的这个反正过来的部队,现在已成为了抗战中的一个小小的很精彩的部队,在袭击敌人的行动上,表现了他们惊人的勇猛。

下面就是他们袭击直溪桥日本兵的故事。

五月三十日上午,大约十点钟左右,直溪桥那狭窄的街上,照例很热闹,日本人在新河进行了新的烧杀,又彻底毁灭了延陵,要使中国老百姓离开中国军队势力范围内的市镇,这样来繁荣直溪桥,到处是花格子布,东洋式的商号旗子在屋顶上飘扬,直溪桥快要变成日本市镇了。只可惜中国人还没有驯服。日本皇军洋洋得意的气概,如果稍一疏忽遭受了中国军队的袭击,就要变得很狼狈,像蚂蚁一样的死于尘埃。

这里,便来了五个中国的便衣勇士,他们的名字是罗士明,邢永昌,马德生……罗士明是班长——他个子很高大,面孔有些麻,两眼太敏锐了,又恐怕引起人家的注意,于是稍微眯着,像猫一样!

他们潜入了直溪桥,罗士明在西街,邢永昌在北街,马德生在东街,还有其他的两个,并不离开很远,大约每人相隔四十米突左右。

他们过去在直溪桥混得很久,特别是罗士明那麻子,是全直溪桥的人都认得的。罗士明不断的移动站立的位置,尽量的避免和人家交谈,不时低下头来,恐怕有人向他致敬礼。

他们等了一个多钟头,等不到一个日本兵,五个人慢慢的松懈下来,变得无聊的样子。邢永昌年纪最小,他有点性急,走过来偷偷的对马德生说:

“坏了,这一次恐怕要……恐怕要空着手回去了。”

“问一问罗士明去吧!”马德生也有点不耐烦。

他们向西走不到五步,清楚地望见了四个日本兵背着三八式枪,在挨着罗士明的身边走来,罗士明只有一个人,要发急了,邢永昌和马德生打算上去帮助,但他们知道一定得不到罗士明的同意,因为他们离开自己的岗位。

罗士明选择了最后一个日本兵,用驳壳枪向他射击,但不行,那驳壳枪打不响,再开,还不行,原来那支枪已经坏了。可巧日本兵仍未觉察,罗士明只好冲上前去,和日本兵进行博斗,两个人扭成一团。罗士明比他的对手来得壮健,终于把三八式枪夺到自己的手中,用三八式枪把对手击倒下来!

街上突然现出极度的骚乱,前面的三个日本兵像疯狂似的发生出奇怪的叫声,他们乱跳乱窜,用凶暴的目光注视两边的群众,要找寻战斗的对手。邢永昌开始射击了。——罗士明三八式枪击倒那个日本兵之后,这枪声听来是连接着的,严重的战斗局面立刻展开到四十米突以外。但其余的三个日本兵逃得太快了,邢永昌和马德生向着他们背后猛追,没有把他们击倒下来,只打伤了一个日本兵的手。

目标已经暴露了,五个勇士随即走出了直溪桥,二十五个日本兵,用四挺机关枪的密集火力向着他们背后发射,然而没有击中他们,就是马德生的肩膀受了点微伤!

一九三九年六月二日

最新评论共有0条评论

    我也来评分

    作者简介

    丘东平(1910.5.16—1941.7.28),革命作家、诗人,原名丘谭月,号席珍,广东海丰人。1927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积极宣传抗日救国,1934年,在上海参加左翼作家联盟。1936年7月,和鲁迅等63人共同发表《中国文艺工作者宣言》。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后,随叶挺转战江南,历任新四军一支队政治部工作科科长(兼任一支队司令员陈毅的秘书)、中共苏南工委委员。1941年初任鲁迅艺术学院华中分院教导主任,7月24日晨,遭日伪军袭击,于战斗中牺牲。

    支持平台:iPhone,iPad,Android

    用移动设备扫码阅读